默认广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站 >> 联友原创 >> 内容

草 堂 人 日 我 归 来

时间:2014/10/22 18:39:30 点击:

在江津生活工作的我这些年里究竟多少次去成都,我自己也记不得。友人不解:“成都有什么好的,值得你无数次地前往?中国这么大,风景名胜多了去,你为何对成都情有独钟?”“我……我……,嘿嘿,”我吱唔,难以作答。“他呀,哪里是去看名胜风景嘛,就是去抄对联。这个人啊……哎!”妻揭了我的老底,暴露了我的隐私,秘密。

确实,我用了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抄对联。只因为无论是武候祠,青羊宫,桂湖还是杜甫草堂,文化公园锦里,宽窄巷子里的对联都是那样令人拍案叫绝。无论是吟哦还是把玩都“过瘾”“安逸”“巴适”。“你买几本汇集回家,慢慢欣赏不好么?”友人不解。“你呀,你不知道在实地实景实况下品鉴玩味的绝妙了呵——!”我浅浅地一笑,不想和友人继续深谈下去。毕竟他不是我的“同道中人”,所谓“道不同,不相谋”是也。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会对楹联情有独钟。对成都一往情深。对成都风景名胜的楹联爱不释手。

这难道是因为我是江津人的缘故么?是受江津这“楹联之乡”的楹联文化长期熏陶濡养浸润的结果么?江津的楹联文化从古到今都兴旺发达。写楹联赠楹联挂楹联赛楹联蔚然成风。浓厚的楹联文化积淀,才孕育出被誉为“联圣”的钟云舫和楹联大家王钟璘等杰出楹联人才。即使到了“快餐文化”泛滥的今天,江津仍然有“楹联乡镇”“楹联学校”一个又一个涌现,仍然有艾坪山楹联主题公园”“望江楼楹联阁”“黄葛楹联故道”等文化休闲设施,仍然有经中国楹联协会批准的中国楹联文化博物馆”在筹建……在这样浓郁的楹联氛围中长期生活工作的我不受其感染,浸渍都难。大有“近朱者赤”的意味。何况楹联本身就是有无穷的神奇魅力的一种中华文化独特的美呢!没有人能抵御美的吸引美的召唤的。

江津与成都在楹联方面的交流其实早在明清时代甚至更早就开始了。远的不说,就说清末的钟云舫吧。他因避祸游成都,在东门外薛涛井畔驻足,观楼,“振依千仞岗,濯足万里流。高视阔步,有独往独来于天地之慨。此大题目须大眼孔,放大光明。如椽大笔以状之,乃无余恨耳。”于是命笔书联: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里面为虎作伥吊古,里面猛士筹边,只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缘墅香坟,对此茫茫,百端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岗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若长歌短赋,抛散些闲恨闲愁,曲槛回栏,消受得好风好雨,嗟余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梯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有将近百年后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成都望江楼公园向全国征联,又是江津人王钟璘先生在数以千计的应征者中脱颖而出,独占鳌头。成都望江楼上,悬挂着两副江津人所撰联语,一时传为佳话。同为江津人的我,站在前辈大师作品前除了吟哦吁嘘感慨,还是吟哦吁嘘感慨。几度冲动欲提笔为联,却最终不敢动笔。恐怕遗笑大方矣。

到成都,武侯祠是不能不去的。武侯祠的楹联千百年来万人争睹。钟云舫游此,“祠中名作空前绝后,纵极思索,不能出其窠臼,而友人逼我留题,强勉构之,不敢悬挂也。”

彼天巳无意炎刘,当三百年虎斗龙争,更将正统畸零,收归后主:

我辈亦留心经济,睹四万里狼奔犬嗥,未免穷庐酣卧,抱愧先生。

这是一副别开生面的楹联。先生道前人未所道,这得有何等博大的胸襟才敢出此言呵!只遗憾,祠中真还没有此联悬挂,或许真的是为人知之者不多的缘故吧。我心难免怅怅。

前日到成都,其实是专为一副联去的。偶然翻阅旧报:“一副楹联带出一个节日”的标题抓住我的眼球。作为江津区楹联学会主要成员之一的我正为如何进一步促进我区楹联文化发展而冥思苦寐呢,读到这篇报道欣喜异常。成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范例,一种启迪。楹联是一座城市历史底蕴,文化品位,文明程度的体现,作为“联圣故乡,全国为数不多的楹联文化之城的江津在新时期如何把楹联文化推向深入,是摆在每一个江津人面前的重要课题。

锦承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坦率地说,在杜甫草堂数百联语中,我还真的没有多看重这副。我固执地以为,“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这副联最为经典。一个异代不同时“寥寥几字就将作者对杜甫的追怀比之于杜甫追怀条玉。抒发怀才不遇的积郁,而将自负的情感隐蔽在”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的字里行间。这种借景抒怀,寄人言事的手法在楹联创作中应用得炉火纯青,下联更是感叹杜甫尽管空怀一腔报国热情,流窜来川,还有覃堂一间,供后人凭吊,诗名存世,千古流传。而我呢?却是什么也没有的呵。尽管他后面的”我“没有言出,但聪明读者自会领悟他的不言之言的呵!作为艺术角度来说,此联采用集杜公之名成联也是手法虽不新,却也十分适当。对仗工整而寓意深刻。

关于杜甫草堂,钟云舫先生也有二联,值得称道:

此间位置安排,居然广厦,拾梅花能得韵,抚修竹能得声,嘻,先生犹耽咏否?

当日艰难险阻,久作寓公,望汀衡则无家,叩关陕则无国,噫,君子亦有穷乎?

独立千古,拥号诗王,曲沼圆沙,先生之享用尽矣;

离城五里,来寻野老,草堂茅屋,寒士之庇荫远哉。

真的是没想到,每年的诗圣文化节是由“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这副联带出。惊讶之余又难免有些羞惭。细品之,才觉此联之妙。上联上说居住在这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的杜公将那猗风光尽入诗篇,千古传唱。先生与美景相映生辉,下联是借杜公与高适人日唱和,表达对前贤的景仰与追怀。

“人日”即正月初七。人日游草堂是成都人在春节其间的一个传统。溯其源就不得不说杜甫和高适的友情了。杜甫流寓成都时得诗人朋友又恰在蜀州任刺史的高适的颇多资助。七六一年的人日,高适题诗《人日寄杜拾遗》赠诗以表达对朋友思念之情。七七O年,杜偶然间翻到此书帖,重读之,感慨万千。命笔写下《追酬故高蜀州人日见寄》一诗,寄托亡故朋友高适哀思。杜高人日唱和的故事传为佳话。于是就有了成都人人日游草堂,吟诗作对唱和的习俗。一千余年之后的一八五二年,一位叫何绍基的人来四川任学政,拜谒草堂时得一联,待到次年人日,将联文送到草堂。令何绍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这一联居然会把成都人“人日”游草堂的习俗发展成为蔚为大观的诗圣文化节。草堂人日活动最初是文人雅士聚在一起,边游草堂边吟诗品茗,做对唱和。何绍基的联文一出,吸引更多的文人效仿,随着时间推移,发展到今日,成为成都人到草堂凭吊诗圣,感受传统文化的节日。成为成都市的文化品牌,省级物质文化遗产。

驻足在“锦水春风公占却,草堂人日我归来”木刻前,我思绪万千,成都“一副楹联带出一个节日”,我们江津又该如何宏扬楹联文化,让“楹联之城”更名副其实,更灿烂辉煌呢?成都是中国楹联文化的发祥地。有案可查的史上第一副楹联“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即出于五代后蜀的孟昶之手。成都历史文化积淀之丰厚非江津这样的城市所能望其项背的。江津是享有“联圣”盛誉的钟云舫的故乡。钟云舫先生那震古铄今的《临江楼长联》著作地也是在成都他的艺惊四座的《望江楼联》也写的成都望江楼。就楹联文化而言,江津和成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源远流长。这就难怪江津的联家,楹联爱好者们会常去成都了。从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中吸取营养呵!豪情万丈,雄心勃勃,信誓旦旦的“我归来”得有雄厚的传统文化作基础,然后才有传承和发扬光大。才能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新的楹联。才能真正地在来年的“人日”聚会上无愧地喊出“我归来”。

来年的“草堂人日”我能有底气地和文朋联友们说“我归来”么?我常常问自己。也许这才是我常去成都观赏名家大作的真实心理。只是不好与妻明说。男人么,谁还没有点内心小秘密呢?到了我能在草堂人日那天说出“我归来”三个字时,就是我内心秘密揭穿之时。我想她会理解的。

作者:刘恒森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中国楹联报(zgylb.net)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20081278@qq.com 站长QQ:20081278 皖ICP备10086号
  • Powered by laoy! V4.0.6